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收藏資訊 > 收藏新闻
李鉴宸--中國和华人收藏界的传奇之二
2022-12-06 12:58:39    作者:     浏览116次    
0

      二、改革开放以后:古玩行业产生、发展、乱象横生、衰落的

四个十年。

李鉴宸和我谈到中国的文博界和古玩行业不能混为一谈。中国文博界和古玩行业是两个系统,这两个系统互相关联,互相影响,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文博业包括考古文化遗址开发管理、博物馆建设管理、文博学者通过文物开展历史研究和著述,是深邃广博的历史文化领域。文博行业的从业者必须通过系统专业的学习,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理论基础,政治经济知识素养,长期历练才能够成为专业人才。而古董行主要是经营可移动古董文物和文玩属于商业领域。这一行业从业者不仅要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素养,还要具有专业的鉴定水平和丰富的经验积累,是综合性的人才。

古董文物是古代人类社会使用的器物,它们承载着当年的历史文化信息,古董文物首先具有历史文化价值,他们才能具有经济价值。文物的经济价值不仅在于稀缺性,重要的是取决于文博行业的研究成果。

博物馆展览的是古董文物,博物馆既是收藏载体也是文化活动馆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开始了民间收藏,这既是文化活动也是投资行为。博物馆和民间收藏之间有一条商业纽带:博物馆需要收购和征集文物,古董商需要采购销售,收藏人需要以藏养藏,这就出现了市场交易的环节。大量的收藏人缺少历史文化和鉴定知识,对专家和某些经营公司产生了依赖。这就出现了所谓的鉴定公司、经营公司和拍卖公司。经商的追求利润,拍卖的宣传古董文物的文化概念很正常。但是当资本操控了市场,包装的伪专家们进入古董行业,他们就把收藏的“学问”搞得是非不清,而那些坚守学术道德,不和利益团伙沆瀣一气的专业考古的专家却吃不上饭。

对比改革开放前后的状况,我们会看到中国文博行业确有有巨大发展,但却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境;而古玩行业缺乏专业人才,虚拍、假拍、托拍乱象横生,仍然在割新人的韭菜。现在各地古玩城门可罗雀、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证实古玩界恶行导致的必然结果。全面了解中国文博业和古玩行业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和改革开放后的四十年这一段历史,我们才会看到一个国家必须有发达的文博行业,才会滋养古玩行业的健康发展。

    最近这些年很多收藏人总喊着春天来了,但是仍然春寒料峭,很多人捧着各种老旧器物在期待变现升值,有的人还拿着难说真假的东西在做暴富的春秋大梦。其实民藏人不是铁板一块,君不见很多受骗的人回过头来,也变成了骗子?我们常常研究古物的真假,却忽略了收藏世界各色人等的分析。现在那些很明智的收藏人都在等待“经济解放和财务自由”都在等国家政策的风口,知道中国收藏乱象根源是缺少国家的法律政策,其实深层次的是缺少具有真知灼见的专业人才队伍,而这支队伍需要十年二十年才可以养成。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诸葛亮午睡醒来吟诗四句:“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醒来日迟迟”。中国早有很多人看到了收藏乱象,但是平民百姓、专家学者也只能喊一喊,解决不了问题。李鉴宸是一个而立之年就醒过来的人!他的优势是在中国文博专业学习中掌握了扎实的基础理论,在收藏界的历练中掌握了文物鉴定的基础理论,在经营活动中形成了文玩古董的需求价值理论。但是,在中国收藏界人微言轻,孤掌难鸣,他有办法也解决不了中国收藏界的问题。他毅然落户新加坡,躬耕港澳台、东南亚风生水起;实践自己的鉴定理论和经营观念,短短四年,建立了一个与欧美和大陆都完全不同的文化经营体系。李鉴宸说,我2042年会回国,中国收藏界那时候会形成一支强大的文博人才队伍,会健全完善文物保护和文玩古董交易的法律法规。没有这样的人才基础,中国收藏界绝不会有河清海晏的一天。所以要了解李鉴宸,就必须把李鉴宸放到中国收藏界的历史大环境里,去看看中国的收藏界各层次的人等,在收藏界究竟干了一些什么。

     (一)建国以来文博业和古玩行状况简说

  建国以后直到改革开放前30年的计划经济时代,文博行业都是国家在严格管理。旧中国留下的一些出版社和荣宝斋一类的字画店五十年代就公私合营了。国家在全国大的城市都建立了国营文物商店,收购民间的各种文物古董。很有意思的是,八年前我去上海,上海市的国营文物商店还在老地方,是临街的很阔气的一排平房;我进去转

了一圈,室内的装修古色古香,看来经营状况很好。不远处就是云洲古玩城。那时候建设的博物馆,多是自然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很少,综合性的博物馆居多。文科大学有历史考古专业,没有鉴定专业。改革开放前民间的收藏就是邮票、火花、年画、小人书、和酒瓶等某些器物。至于家传器物都是秘藏。文博行业是一个很神秘高雅的专业学术领域。

 在文革中,破四旧,没收了很多“地富反坏右”以及某些“走资派”的家藏旧物,也损坏了很多历史文化古迹。我1967年在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看了一个“红卫兵战果展览”,红卫兵抄家的战果真的是令人瞠目:上百面国民党的党旗、民国的国旗,日本人的太阳旗,蒙古王府的军旗。国民党的委任状,满洲国的委任状和旧社会的各种任职证书,还有蒙古王府的各种礼器,甚至还有甘珠尔庙的一组人腿骨做的唢呐吹管。总之,那是一个面积两千多平方米的展厅,展品中还有国民党作废的法币,汉奸们在伪满政权任职的各种纪念品勋章等等物件,令人眼花缭乱。展柜里还有大量的金条、银器、银元等等。这是我16岁,看到的第二“博物馆”(我看到的第一个博物馆是大连自然博物馆),我确实看到,虽然新中国建立了,但是那些人,“人还在,心不死“。他们还心心念念着曾经纸醉金迷的生活。所谓的资本主义复辟,就是曾经的没落的”贵族”期待着改朝换代。

 大陆的刊物都是官方办的,除了考古界有关于文物发现的报道,对文物都说珍贵、珍罕、价值连城,从来没见过价值几何的字样。中国的历史文化遗址及其考古发现的相关的器物,这些国家、省市都进行了保护。我们能看到的字画、陶瓷器、玉器、青铜器等等都在国家的和各省的博物馆里。那时候,没有一个古玩摊贩。

  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加大了对文化遗址的保护,很多名山胜境都建设成为中外驰名的景点。考古发现的重要地区专门建设了很多博物馆,例如长沙马王堆汉墓、南昌刘贺墓等等。现在我国已经形成以中央地方共建国家级博物馆为龙头,国家一二三级博物馆、重点行业博物馆为骨干,国有博物馆为主体,民办博物馆为补充的博物馆体系,构建辐射全国、面向世界的博物馆资源共享平台。我国博物馆体系布局不断优化,“十三五”以来我国平均每2天新增1家博物馆,截至2020年底,全国备案博物馆5788家。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博物馆增加了接近2000座,民办博物馆占比很大,各种博物馆达到了6600多。但是,这还不够英国和德国一个国家的博物馆数量。而我们多数博物馆的展览陈列水平不高,相关的学术研究十分薄弱。特别是欧美都是授权某些博物馆以文物鉴定资质,而我们国家博物馆在这一方面几乎是空白。

    四十年间,中国的古玩行业从无到有,野蛮生长,现在,已经成为遍布城乡的行业。没人统计中国有多少座古玩城,地级城市都会有一个,南方少数发达的县城也建了古玩城,至于文玩街倒是很兴旺,这就是所谓的地摊,全国总会有数千个。各地的古玩城都创造了名目繁多的“文化节”。据说有8000万藏民,据说改革开放以来有200万座墓葬被盗,据说每年流出国门至少上千万件各种文物。据说买到一件宝贝就可以发大财,于是就出现了每年没有统计的大量的各种各类的文玩诈骗案件。古玩行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现在的古玩城门可罗雀,门店空置十之八九,从业者哀鸿遍野,大量的收藏者开始弃藏。大陆古玩行业那是一个乱字了得。

   (二)改革开放后古玩行业兴起发展和衰落

    历史发展、经济运行都有周期。中国收藏界大家公认很乱,古玩行业的从兴起到今天,就是一团乱麻,真的还没有人梳理。我试图以十年为周期描述和划分中国古玩行业经历的四个阶段,展示收藏界的各种乱象,寻找一些符合实际、大家熟悉的有规律的东西,去思索和发现各种矛盾和问题。

    第一个十年---改革开放,外商淘宝、出国送礼催生了中国古玩行业

    1979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打开了国门,吸引外国投资。一批批外国商人到中国投资办厂。最初是外商淘宝 ,文化交流的外宾淘宝,带起了市场上和景区的文物地摊,境外的古董商也开始进入中国寻找商机。中国官员、学者、企业家开始走出国门,毕竟是礼仪之邦,出境要带一些古玩礼品,古董字画。国际和国内的这种需求催生了中国最初的古玩市场。90年代初,齐白石的女儿齐芷玲对上门的很多求画者不客气地说,你们上荣宝斋去吧,我的画在那里20元一张。对文玩的需求不仅催生了古董掮客,放开个体经营之后继而有很多人开起了古董文玩的门店,之后就是古玩行的从业者和收藏者的上山下乡寻找资源。北京的琉璃厂很早就成了字画一条街,报国寺多年空空荡荡,政府出租了门面,天然的成了古玩地摊市场,现在仍然是钱币协会举办钱币博览会,实际上是全国地摊大会,收摊费大吃大喝的地方。

    李舒弟教授,当年23岁以全系成绩第一,毕业留校做美术教师。他当年第一个在河南郑州大学组织学生拉着板车下乡,用新的器物去换老乡家的旧东西。他们收了很多坛坛罐罐做学生的写生教具,还开

办了陶器制作课程。他以民间草编为教具,组织学生写生活动中央电视台进行了专题报道。中央美院以及其他大学美术专业也开始下乡写生,开办采集旧物写生的实践课,也曾轰动一时。

城里人下乡,农村的大量旧物开始进城,农村一些有头脑的就落户城市里就成了职业摊贩。最初的时期,外商和古玩行业的经营者,先下手为强,买走了很多在国外几十万、上百万的宝贝。淘宝,这个古玩行业的专有名词就是那个时候流行起来的。现在的淘宝两个字,变成了可以花很少的钱买到便宜货的含义。这一个十年,是国家放开个体经营,文玩古董市场自发成长的一段时期。

第二个十年,夜幕下的北京古玩城和潘家园旧货市场,带火了全国的古玩城、古玩市场。

1979年改革开放,经历了十年,1989年9月北京古玩城开业。你以为北京古玩城就是中国的?这是政府批准,二百多个世界各地的古玩商合资组建的,现在仍然是亚洲最大的艺术品交易中心。十年前,我周末去了两次,古玩城大概八层,规模肯定超过了万达广场这样的城市综合体,我两个下午走马观花也只走了四层。中国政府禁止文物交易,制定实施了文物法严格控制和管理。但是由于管理不善,文物外流四十年,迄今也没有停息。北京古玩城,其实是中国第一个外商猎取古董文物的桥头堡。

    最初围绕这个古玩城,大街小巷到处都有人占道摆摊,外地进京摆摊的也越来越多,周边形成了无数的交易摊点。夜里和凌晨,都有人在街头巷尾进行秘密交易。后来交易地点逐渐扩大,经常出现胡同里,背街角落里的私下交易,还发生了很多诈骗案件。为了集中管理,北京市绞尽脑汁,才建了一个“潘家园旧货市场”。旧货,是一个很中性的名词,因为古董文物也是旧货。文物和文玩也很难完全辨别。但是经营文物买卖这是违法交易,说文玩交易这是合法买卖。中国的收藏世界很早就是在打名词官司,迄今也不规范。就是现在收藏市场上大量的陶瓷器就被打成工艺品,而又有很多宝贵的文物挂着艺术品的牌子销售。

 在北京古玩城、潘家园旧货市场示范引领下,全国各省会城市、大城市都建立了古玩城,有些省会城市古玩城甚至有三四座。旧货市场文玩一条街则遍布城乡。收藏热引发了城里下乡淘宝热,诱发乡下旧物进城潮。大收藏家马未都九十年代放着制片人不干,开始经营古玩生意,也曾雇了卡车买一些新家具和各种家用器具到农村去换旧物。这种特殊的上山下乡活动热了十年之久。

92年10下旬,我到海口参加一个十四大报告学习班,海口最繁华的秀英大道两旁白天空空荡荡,一到傍晚就成了旧货市场。大街一侧摆了上百个地摊,还有一块空地摆了一些摊床。七天学习班,我六个晚上去遛弯,我就在一个老人手里买了一个集邮册里装着的22张中华民国十多个银行的关金券和纸币。那时候没有是否珍罕之说,每张十元,我也没讲价就买下了。应该说这个十年把农村的家藏旧物基本淘空了。这十年的铁路、公路、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大量的文物流进了交易市场。古玩艺术品交易遍布城乡,当然也有大量的珍贵文物流进了走私的黑洞。

    第三个十年,古玩经营发财浮躁和恶意打假盛行     

    2000年以后至2010年文玩市场进入了繁盛期。古玩行业渗透了东南西北中;引发了党政军民学各色人等加入了收藏行列。所以,现在这时候有人估计中国玩收藏的人口有4000万上下。 依托网络技术建立的文玩网站兴起,各省市建立了古玩销售公司、拍卖公司,也都做着线上和线下的买卖。古董商做局,贪官洗钱,拍卖公司赚的盆满钵满。外资控制了电视鉴宝节目,包装了一批伪专家,也培养了大众收藏可以发大财的梦想。海选文物,吸引城乡人群成千上万。一个人弄到一件东西,甚至一个古钱,问的都是两句话:第一句,它是真的吗?第二句,它值多少钱?这两个问题太简单了,其实古玩的真假,古董价值几何这两个问题,确真的是中国古玩行迄今也没有解决的两个基本问题。这个时候,民间开始了仪器探宝活动,很多人买了电子金属探测仪,高明的拿着中国古代遗址地图四处探宝。大量发现的是铜钱、铁器、铁锅,当然也有人发现了重要的文物遗址,内蒙古中部和东部王莽当年的三处铸钱工坊遗址就是盗墓贼首先发现的。这一时期盗挖墓葬,发现私挖古物窖藏等等事件就难以尽数。此时,文物造假活动已经开始,这个时候的造假工艺还不成熟,大量的仿古器物开始出现在地摊上。出土文物走进地摊,造假古董也走进地摊,辨别古玩真假就成了收藏人的必修课。假货的流行,这就成了利益团伙打压民间藏品的口实。

    2005年,依托北京大学,有文物局退休领导参加,中国各类收藏协会头脑参加的一个组织“中华民间收藏鉴定委员会”成立了。这个组织在全国设立了十几个工作站。参与的很多“专家”都成了那个时代打假的骨干。

     最有影响的打假事件,就是轰动全国的“爱心捐灾区,国宝献汶川”活动,在几个伪专家三五句打假中落下帷幕。2009年8月6日,

国际在线记者任杰报道。今年五月汶川地震一周年之际,数十位中国民间收藏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文物捐献给汶川县政府,拍卖所得全部用于灾区重建。21日,这批文物来京展出,记者有机会采访到他们的主人。报道说,发起人是69岁的成都老人伍义江,他是四川收藏文化研究会的副会长,曾为收藏文物卖掉房产。他捐献的是乾隆年间的珐琅彩花熏。他说,这种花熏中国和国际市场都没有卖过。有人高价求购我也断然拒绝。我捐献这件瓷器,就是要通过拍卖高价值体现,拍卖款捐给汶川,表达我的心意。在他的带动下,全国有66位收藏家参加了献宝活动,经过专家甄选了66件文物,以青铜器、陶瓷器和古代书画为主。青岛纪宇先生捐献的青铜双头兽尊专家鉴定为春秋时期的珍贵文物,迄今国内博物馆和国外博物馆尚未见到过。他还捐献了一套青铜车马。中国收藏家协会科学检测中心主任朱震先生认为这些文物基本上都是国宝级的东西,符合“国宝献汶川的主题”。河南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青云老先生告诉记者,鉴定了20件陶瓷,有四件是南宋官窑瓷器、属于宋代五大名窑,民间收藏能收到这些瓷器真的很不容易。

    组织方刚发出将在人民大会堂捐赠仪式通知,立刻就有一篇报道随之而来。“对“鬼谷子下山”元青花罐,直径超过1米的“明宣德青花釉里红大盘”多件“国宝”认为“假得离谱”的“赝品”。最早的质疑出现在“雅昌艺术论坛”,在贴出的赠品图片后面,跟帖者斥之为“玩笑”:“看看这些元青花,全国各地的地摊上到处都有,怎么到了人民大会堂?那个官窑大盘子,哪有这么大的啊,博物馆都没有,故宫都没有,是景德镇新品吧?”2005年在英国苏富比公司拍卖会上,一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以两亿三千万人民币成交,业内的主流观点是,被论证为真品的元青花不过存世三百件,其中大部分在国外。而本次活动的捐赠品中,就有八件元青花,包括一件鬼谷子下山罐。该论坛高古瓷版块版主邱先生对南方周末记者称,藏品有人看好有人不看好在文物收藏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次的赠品中有很明显的赝品。“有些就是一眼假。”他竟然说市场、地摊上到处能看到“那种大盘子”。所谓“大盘子”,指的是赠品中“明宣德青花釉里红大盘”,其中一件直径为一米,另一件则直径达到一米八。北京华夏物证陶瓷鉴定研究所(非官方组织)所长毛**在过目赠品图录后,“审慎”未一一给出结论,但对于这些“大盘子”,他直接给出否定意见,“它的晕散问题完全解决了,这个都超过康熙的水平,根本就不是宣德的东西”,对相关元青花他也频频摇头首都博物馆副研究员王**则从生产工艺水平给出意见,认为此前被业内认定为真品的宣德瓷器中最大件为60公分,这么大盘子“闻所未闻”。最恶毒的是有些联系起事件的背景,以道义的维护者自居,冠冕堂皇、仗义执言的在论坛上跟帖:支援灾区的心情可以理解,你玩赝品我们不管,但不能拿汶川人民开涮”。 汶川县政府如今发现他们面临的是一个混乱的“文物江湖”。如何应对质疑,怎样才能将这些“爱心文物”变现缓解紧张的灾后财政,成为了让他们头疼的问题。

雅昌论坛,一个版主看图说话的胡说八道,一群混子的笑傲江湖幸灾乐祸的跟帖,两个久为民间诟病“知名专家”用“元青花一共三百件,多数在国外”和“没见过那么大的大盘子”。就把这一项轰动全国的捐赠义举打的灰飞湮灭。用明代的大盘子超大没见过的理由打假,用元青花全世界只有三百件这莫须有的数据为证据。这样的非鉴定词语,就把这次捐赠的所有青铜器和瓷器全部打成假货。而北京参与鉴定的,几十年专门从事考古鉴定的十多位专家,硬是没有干过王春*、毛晓*等两位伪专家。大家一定要记住。这里说假的两个专家,就是中华民间收藏鉴定委员会的成员。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宣布这个鉴定委员会为非法组织。

这一时期,在文宣部门的支持下各省市的收藏协会开始建立,收藏协会基本是以古玩城老板们为主建立的,收藏者加入不多。要说是古玩商会可能还准确一些。收藏协会主要活动就是以地摊形式开办的艺术文化节。一地文化节,周边各地都参加,空前的市场繁荣。辽宁锦州是红山文化遗址很近的地区,据说春季古玩艺术节,一个大广场,一万多摊位摆不下,又扩散了三四条街。

大量的收藏者地摊捡漏、古玩城寻宝,之后他们都当然的开始找公司拍卖,实现发财梦想。就是那些摆地摊的,也是拿了很多器物出去鉴定,寻找销路。这个时候,伴随着收藏品需要变现的社会需求,套路拍,套路鉴应运而生,一茬一茬的收藏人被割了韭菜。说中国有八千万藏民肯定有水分,三、四千万绝对没问题。那些年,总有一千万人被这些套路割了韭菜。

    第四个十年,2011年中国古玩市场进入疯狂诈骗后的衰退时期,迄今也正好十年。

个十年是盗墓最猖獗的时期。2014年下半年,在东北辽宁红山玉器文化遗址附近,一位带着金丝边眼的文雅男子游荡了很多天,引发了看护人员的怀疑,联合警察将其抓获他叫姚玉忠,他带着盗墓团伙,从2013年到2014年期间,竟然作案200多次,盗窃红山玉器等各种文物两千多件,价值难以估量。但是仅经过姚玉忠出售的收入和他家的资产的价值达到人民币5亿元。“摸金校尉”这个古老的名词,也因为姚玉忠而被大家熟知。

当代作家倪方六写过两部《民国盗墓史》,分为“秘术卷”和“内幕卷”,内容极为丰富。他感慨:“民国盗墓是整个中国盗墓史的一个缩影,乱象之下的疯狂前所未有。盗墓者中既有专业的盗墓贼,又有军阀、探险家、传教士、农民工等‘客串’的。仅洛阳一带,民国年间约有5万座古墓被盗,盗走的文物达50多万件。这一时期,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达1000多万件,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盗墓出土,这些珍贵文物现在很难追讨回来。那么,中国据说收藏热三十年二百万古墓被盗,如果这是夸大其词,那么就五分之一,四十万座古墓被盗,8000万件文物出土,这些东西都流向了那里,我们该不该痛心疾首?

    我们现在的盗墓产业链在哪里,谁发明了“回流”,回流保护了谁?某地海关一次抽检2%的集装箱,竟然发现上万件古董文物。如果海关的人被买通了我们那里会知道流出去多少?现在的收藏人群倒是很慎言“出土”,但是,微信群里的“看图买卖”,你到哪里去追寻出处?

十年是造假猖獗时期,也是古玩行打假最恶毒的时期以衍生品的名义。瓷器造,青铜器造假。这天然的就给伪专家们打假制造了口实。北京古玩市场出现了北魏陶俑,有的专家如获至宝,当他们申请资金批量购买实地考察时,才发现是河南一个农民仿造的。一时传遍收藏界,成了很大的一个笑话。之后就出现了很多打假案。

大家都知道的河北“冀寳斋”博物馆三年建设,一朝覆亡的故事。冀宝斋博物馆是位于衡水市冀州区的民间博物馆,由二铺村支部书记王宗泉创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2007年11月奠基,2010年6月竣工并布展,前后经过了31个月的时间。其动意缘于1983年,当时,冀州有关方面开发旅游业挖方垫土,于地下7米深处发现大量上至汉唐、下迄明清之历代陶瓷残片。面对文化遗存,民族文化之渊源流长,积淀厚重,出于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保护和弘扬的考虑,经反复论证后,决定筹建古瓷博物馆并收集藏品。定馆名为"冀宝斋",取河北省(简称"冀")和冀州,同含"冀"字而意蕴希望。

"冀宝斋"地处衡水湖南岸,占地60亩,主馆共分四层,地上三层,地下一层。主体建筑面积14000平方米,投资5400万元。"冀宝斋"以收藏元、明、清三朝官窑瓷器为主,馆内各种藏品近四万件。馆内设12个主题展厅,展出藏品2218件,其中8个瓷器展厅,2个书画展厅,1个青铜器、金银器展厅,1个唐三彩、玉器展厅。这个博物馆被河北省命名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获得了无数奖牌。创办人王宗泉也成为中国收藏界的名人。这个馆名声在外,也不知动了谁的奶酪。某天一个叫马*庸的年轻人专程来到这里,这个狗屁不懂的东西走马观花不到两个小时,写了一篇千字文的参观记发到博客上,就在中国收藏界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说马*庸是被人雇用的枪手,当然有人遥相呼应。舆论发酵之后,该地区文化局长就下令,博物馆关闭。该馆馆长王宗泉,竟然一病不起,死不瞑目。此后有很多考古界人士考察,认为确有很多陶瓷器真品,迄今中国民间收藏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冤案,呼吁中国文博界平反。

至于电视台砸寳节目,由两个名人主办,王春*主持鉴定,著名演员*操锤,一年多时间砸了上百件瓷器,这个节目因此而名满天下。此后在民间持宝人的法律追诉之后,很多专家确认砸了很多宝贝,这个节目才寿终正寝。

这十年也是中国文玩古董炒作最癫狂的时期。 古玩行的资本,都在寻找利用收藏品敛财的路径。电子盘是对国际期货交易场所非场内交易的笼统称谓。大陆不知道哪里的资本合作在某几个省会城市先后建立了邮币卡电子盘,曾经盛极一时,套牢了数百万收藏者且血本无归。他们把邮票,钱币像股票那样在电子盘上炒作。竟然要把一种古钱弄到10000枚,之后才可“挂牌上市”,令人啼笑皆非。正在他们要把各类收藏品挂上电子盘的时候。国家有关部门成立了清理整顿联合调查委员会,决定全部停盘清理整顿,折腾了三四年,电子盘偃旗息鼓,在大众的声讨中落下帷幕。

    十年也是中国收藏走向成熟的历史时期客观地说,中国广大收藏者,绝大多数都是古玩行里的新人。但是伴随着大学教师、退休的公务员、企业管理干部、私营企业家的加入,收藏者队伍历史文化水平显著提高了。各种古玩网站的研究专栏和论坛,都发出了他们的鉴赏评论文章,为古玩行业增添了文化气象。这批人中的有识之士开始质疑打假,他们开始和伪专家叫板辩论,他们开始揭露古玩行的丑陋,‘批判’收藏界的各种乱象。他们试图在舆论中站立起来,但是利益团伙编织了一个最恶毒的帽子戴在这些人的头上,这就是“国宝帮”。而无数的被收藏人群广为称道的著名收藏研究家,例如裴元博、聂冲、贾福玲、杨光等等这些著书立说,大有名气的收藏研究家,却连中国收藏研究学会的门口都进不去。但是,相当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形成了中国收藏研究的文化正能量,这已经成为中国收藏队伍中一支中坚力量。

这十年中间发生了一个影响中国收藏百年的重大事件,而且会载入史册。2014年,中华民间收藏鉴定委员会重组设立,就在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向全国宣布,中华民间收藏鉴定委员会为非法组织。原来,这是一个没有在民政部备案,未经批准,十年间祸乱全国,拉大旗作虎皮的非法鉴定组织。

大家去搜索中华古玩网的当年即时报道:2005年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在全国政协礼堂成立。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孙轶青、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史树青、以及全国文博界、鉴定界、收藏界、文化界数百名代表参加了大会。委员会的成立填补了我国民间收藏鉴定的空白,深受海内外收藏家以及收藏爱好者的欢迎。由于原委员会隶属于北京大学,随着时代的发展、收藏群体不断的增大,已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根据中央、国务院有关精神及有关部门的统一部署,政府部门不再对民间艺术品进行具体鉴定评估,而对艺术品市场进行宏观指导。本着“民间事情民间办”的方针,民间艺术品市场以及藏品鉴定评估工作由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统一协调管理,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从即日起划归该会管理。

文中还说新组建的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是目前我国规模最大、最具权威性的民间藏品鉴定评估机构。委员会成员由来自我国文博事业单位、大专院校、文化艺术界学养深厚、经验丰富的专业人才和市场实战经验丰富的行家组成。本着对广大收藏爱好者高度负责的态度,委员会对章程进行重新修改,机构人员进行了重大的调整,目的是促进我国文物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

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新)组成人员名单:

主任委员:王立军

副主任委员:蔡国声、王春城、刘岩

秘书长:刘少英

常务副秘书长:王玺、王凡、张洋

办公室主任:王玺

办公室副主任:陶曼

外联部主任:郁雷


外联部主任:郁雷

专家委员:王立军、蔡国声、刘岩、毛晓沪、王春城、张如兰、宋建文、李学伟、贾文忠、戴志强、张淑芬、包章泰、张德祥、贾文熙、李晨、高阿申、白明、金运昌、叶佩兰、陈海波、胡志勇、张广文、王敬之、李宏复、周汝平、叶金龙、林继芳、薛婕、吴文康、杨静荣、邓丁三、黄鼎、高鸿、钱新、夏天星、张荣、吴树、金申、陈建明、马广彦、李彦君、李继林、余光仁、邹宁、范明富、袁为祥、张庆玉、孙洪琦、陈根远、陈士龙、车奇凯、张东辉、刘世友、徐纯元、王彦朝、黄春和、李绍斌、张懋熔、陈连勇、孔祥星、王倚山、齐心、伊宝力、汤池、刘亚柬、陆晓奋、李竹、王建国、姚厚军、程子久、周道祥、邹舟、郭建民、刘嘉祥、曹荻明、韩硕、刘嘉、温泉、温洪波、史俊杰、黄靖、仲秀英、李檑、苑富强、范海洋、马洪伟、单庆跃、邱向军、李富林、邹宁、徐步前、张伟、储汉明、汪邦宏、王胜利(排名不分先后)。

文件中还列举了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六项工作职能:

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六日

 

    当然,这个组织里的很多专家名人,有很多是不知道底细茫然加入的。但是大家仔细读一读这个名单你一定熟悉这里面的鉴定大们。很多人是挖门子进来的,他们挂着鉴定师的名号,并没有任何资质。这个委员会的很多人把持着收藏界的各个媒体,民政部的通告却很少有人知道。就是这个名单里的人,此后都继续参与各地的电视鉴宝节目,有的成了各省会城市套路拍、套路鉴公司的鉴宝专家。这一群白眼狼在全国各地的活动,才出现了中国收藏界十几年乱象。   

   (三)李鉴宸揭示古玩行背后的隐秘

    中国收藏界是国家管理的事业单位。古玩行业,这是自谋生路群众自发创业的行业。文博界需要为古玩行提供人才基础,古玩行业应当为国家贡献经济效益。但是当外资操控文博界和古玩行,就必然出现乱局。这和当今揭露的教科书问题一样,中国孩子的教科书竟然添加了欧美和日本文化,而把中华民族英雄事迹扫地出门;表面看这是某些文化部门阵地失守造成的,其本质上是一种和平演变。我们党一直在建立国家治理体系,文博和古玩行将成为最后一片待清理的领域。我们现在看看李鉴宸为我们讲述这其中的隐秘。

    李鉴宸揭秘之一 电视鉴宝节目是由编剧导演的。

    大陆电视台是党的喉舌,是国家集中统一管理的新闻和舆论阵地,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视鉴宝节目被资本投资了,沦为利益团伙的工具。电视鉴宝似乎很有现场感,一排专家端坐在鉴宝台上,两边都是安排好的观众。这时候,带着宝贝鉴定的人会陆续走上台。其实这一切都有剧本,连专家的鉴定词都是事先写好的。所鉴定的物品都是事先准备好的。电视鉴宝节目一是宣传了古董文物的天价,二是宣传古董市场可以捡漏,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三是制造了收藏可以发大财的梦想。大批群众前赴后继进入收藏领域,电视鉴宝节目确实发挥了无以替代的作用。

     李鉴宸揭秘之二海选的闹剧是最大的骗局。电视鉴宝节目,赚钱在电视节目之外,那就是海选。李鉴宸说,获得伍德曼金奖以后,在我出国前,最后一次参加鉴宝活动是以新加坡籍鉴宝专家的身份,参加了华豫之门的电视鉴宝节目。那次鉴宝活动,电视台外面排着数千人的队伍,有的人带几件东西,每一件收费800元,室内有五位专家,每个人一小时要看100件。那是怎样荒唐的场面。一天下来,我啼笑皆非。在上万件东西里面,我们只能选十件八件应付场面。我们海选并不说真假。但是没有选上,那些奔波了几天,带着满心的希望的鉴宝人,是带着失望和悲凉离开。我真不知道,这样的鉴宝节目很多省级电视台竟然前赴后继,搞了数年之久,不知道骗了老百姓多少钱。其实,这本身就是“套路鉴”。

    李鉴宸揭秘之三:罪恶的佩洛斯计划。李鉴宸说:“古玩行这些所有的问题,我们大陆的学者专家、有见地的收藏家都看到了。但是,却没有人能提出有效的解决办法。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电视节目是外资操控的,导演编排的。背面有一只只黑手”李鉴宸还说:美国有一个针对大陆的文博界和古董行业的裴洛斯计划,就是雇用了一批伪专家瓦解中国文博界,以打假之名搞垮大学博物馆,搞乱古玩行。”李鉴宸很大胆的在他的文章中揭露了我们不知道的内情。反华的文化汉奸把教科书上的图画换成日本人,某种势力竟然把民族英雄从教科书里删掉。在文化上摧毁我们的精神防线,利益团伙在网络媒体大量的散发胡说八道的信息。而我们缺少揭露黑幕,鞭挞丑恶,说真话、讲真情的舆论阵地。李鉴宸说:我曾经是一名预备党员,由于我出走新加坡,没有成为正式党员。和平演变,阶级斗争,在国际国内一刻也没有停息。中国收藏界问题的根源,就是国外势力操控舆论,搞乱中国古玩行,吸引大量中国文物流出国门。国内利益团伙以回流的名义做手脚、蚕食国家资金。

    套路拍套路鉴横行乡里,文化治理环节出了问题。 中国文物承载着中华民族祖先万年以来的传统文化。大量的文物打假,造成大陆市场的混乱,不法分子以工艺品的名义到出国门。文物打假导致的真假不分,是非不清,割裂了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体系。党的二十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发展目标。文化强国,首先是丰厚的历史文化,大量的历史文物广泛的展示在世界面前,才能昭示中华文明的厚重久远。无疑问,完成这个历史任务,就要补上中国文博行业的短板,严刑峻法惩戒古玩行业的利益集团。

     很多年,中国民藏人都在喊春天来了。春天在哪里呀?没有广大收藏群众正义力量的抗争和斗争,中国收藏人面对的只能是春寒料峭。中国收藏界面临的实际问题是文博专业应该如何培养使用人才,鉴定行业应该怎样科学发展,古玩行业怎样远离潜规则,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和公开,公正公平的交易市场,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才能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收藏文明。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习主席说:“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是我们的精神命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提出了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要加强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文件。怎样结合中国的实际状况,有的放矢的研究分析问题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任重而道远。

下一篇请看:

三、学子走出伊春--李鉴宸鉴定专业的成才赶考夺冠之路。

 




藏友答疑       每天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30-18:00(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
COPYRIGHT©2005–2016 東方古錢發現研究網 版权所有 黑ICP备19002770号-1
鉴定及客服:東方古錢發現研究網
官方微信公众号(收拍,答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