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收藏資訊 > 古代錢幣问题研究
【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2019-02-16 18:26:57    作者: 献福寿山石    浏览1637次    
0
  【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     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作者: 献福寿山石
        (新浪博客2018-12-06博文修订版)
  笔者收藏了一枚折三“佛法僧宝”铜钱,因其脱谱,一时无从考证,何人所铸一时成谜,故长期沉睡本人帐册中。
  近年来,互联网普及运用已被广泛采纳,其信息储量大、涵盖广、内容丰、效率高等优势给人们带来极大便捷,如今文化与精神文明建设已步入多元化快渠道领域。
  有了这种优势,经网络查寻,历史上安南国后黎朝叛将陈暠夺取政权后于天应元年(公元1516年,时值明正德十一年)倒是铸有一枚“佛法僧宝”铜钱。因陈军战时皆削发为记、并借佛法召令全军、鼓舞士气,故取“佛法僧宝”作为钱文。
  陈暠所铸“佛法僧宝”为篆书体小平钱,此后史料未见其它版别存世。安南“佛法僧宝”从版式规格到钱文书体均与本人收藏的这枚藏品大相径庭,愚判定笔者收藏的这枚折三“佛法僧宝”绝非安南陈暠所铸,它究竟出自何人之手,仍需审慎甄别、深入考证。
  经过一段时间迷惑,一次偶然机会,笔者在互联网《古泉园地》2017年6月27日刊载的一枚折二银质“佛法僧宝”图片中发现了重大信息(未见持有者署名)。这枚钱币面文书体与笔者所藏的折三“佛法僧宝”几乎如出一辙,它们存在胞波关联,属同宗共祖。其钱背又让人有了更为惊喜的发现,居然铸有直读“至大”二字。经过仔细比对,《古泉园地》银质“佛法僧宝”钱背文字与元代一种折十“大元国宝”背“至大”一脉相承。元代背至大钱币本就存世罕少,《中国古钱大集》一书拓图记载了这枚“大元国宝”背“至大”钱,惜实物已外流日本。通过两枚背至大钱币互为辩证,笔者断定它们皆为真品。以其存世量分析,臆造者无利可图,且又背负小人恶名,毫不上算,故而非造假者为之。
  银质“佛法僧宝”背至大身份已明,即为元代至大时期所铸。根据古钱“同宗互证”原则,从字体形式又印证了笔者收藏的这枚折三“佛法僧宝”同属元代至大时期铸造,它排除了安南舶来品的假说。谜团得以解惑,笔者早年判断折三“佛法僧宝”非安南铸造也得到证实。值此一枚元代币种重见天日,从而弥补了中国古钱币史籍的缺失。
  “至大”是元武宗孛儿只斤海山的年号,仅用四年(公元1308-1311年)。元代信奉佛教,每位皇帝登位前必先就帝师受戒。凡举行法会、修建寺庙、雕刻藏经等佛事费用皆由国库支出,元代统治者还划拨给寺庙所需田亩作为供养,由此派生出唯元代特有的“供养钱”,这些钱币既可赠与亦可流通,这种现象贯穿元代始末。
  怎样理解“佛法僧宝”面文涵义?自古“佛、法、僧”合称三宝,“佛宝”即佛菩萨像;“法宝”代表经书;“僧宝”特指寺院出家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古人取“佛法僧宝”钱文作为寺庙供养钱十分贴切。
  笔者收藏的折三“佛法僧宝”供养钱尺寸足、品相佳,为何史籍不载?究其原因可归三点:此币可能为“至大”末年所铸,铸量少、存世罕、面世晚;元代供养钱的铸造仅为某个寺庙的个体行为,不会众寺同铸,故铸量有限、涵盖范围狭小;历史上中原统治者对于元代以前各少数民族政权抱有太多偏见,著书立说对其记载过于简单,大事偶有遗漏,小事不载亦在情理之中。
  好在还原历史并非仅用书体传承一种手段,还可采用“以物证史”这一行之有效的推断方法作为重要补充。中华历史源远流长,上古九州并无文字记载,后人考证历史即用“以物证史”这种方法进行,准确度同样得到有效验证、专家认可。笔者这枚折三“佛法僧宝”是以物证史、同宗互证的典型范例,其有了明确归属,给元代钱币锦上添花,使中国钱币绚丽多彩!
  是品光背熟坑、楷书直读,钱面细缘细廓,钱背宽缘,钱径32毫米、厚2.5毫米、重12.55克。此币存世罕少且又一度被泉界部分藏家误读,笔者作为一名普通泉币收藏者,不敢妄言,通过这篇论文自觉已为折三“佛法僧宝”寻了根正了名,“专家”或不肖一顾,但学术讨论从来都是以重事实胜雄辩的,没有权贵高低之分。这枚钱币有着如此意外经历,本人判断,重获新生的元代折三“佛法僧宝”供养钱身价定会陡然倍增,其为极具收藏价值的珍贵钱币。

           下图为笔者收藏的折三佛法僧宝
【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下图为《古泉园地》刊载的银质钱币【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银质钱币背“至大”【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中国古钱大集》917P拓图
【佛法僧宝】折三铜钱并非安南铸造、其为元代至大时期的“供养钱”
      下图为安南陈暠所铸佛法僧宝篆书小平钱